歡迎來到中國機電網    [ 請登錄 ]  [ 會員注冊 ]

返回首頁|English|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您現在的位置:中國機電網 - 新聞動態
為“重慶制造”插上“智能翅膀” ——重慶市政協助推智能制造促進高質量發展
作者: 佚名 時間:2019-6-20文章來源:人民政協網訪問量:465

人民政協網6月17日電(記者 凌云)重慶是老工業基地、國家現代制造業基地,制造業基礎雄厚。2017年7月以來,重慶聚焦高質量、智能化,謀劃實施以大數據智能化為引領的創新驅動發展戰略行動計劃,協同發展智能產業、智能制造、智慧城市,推動支柱產業迭代升級,增強制造業技術創新能力,經濟高質量發展勢頭強勁。今年4月,習近平總書記在視察重慶時提出“要堅定不移推動高質量發展”、“把制造業高質量發展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

如何緊抓產業升級“風口”,激發智能制造新活力?怎樣為“重慶制造”蝶變騰飛集智助力?重慶市政協自本屆開局之時,便開始了一場助推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履職接力。

“目前我市制造業與市委提出‘以智能化為引領’的要求還存在差距,新興模式發展遲緩,傳統制造業智能化改造力度不大……”2018年1月27日,市政協五屆一次會議1號提案辦理現場,市政協經濟界別、民革市委會、民盟市委會、民建市委會、民進市委會、九三學社市委會、市工商聯聯合提交的提案《以智能化為導向推動制造業創新發展》,一針見血指出了重慶傳統制造業發展面臨的現實之痛。

“希望相關單位在財政、金融、稅收、人才等多方面形成合力,真正拿出重慶制造業轉型升級的作戰路線圖,盡快補足智能制造短板,在打造智能集聚、推動傳統制造業轉型升級上下實功夫。”與會委員在現場展開了一場“智能風暴”接力賽:“重慶的智能制造要在軟實力上下功夫”,“建議做好智能制造的產業融合工作”,“要大力培養、引進智能化專業方面的人才”……

合力,不僅是同向的聚合力,亦是不斷的接續力。

今年1月召開的市兩會上,重慶市市長唐良智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2019年重慶要持續實施以大數據智能化為引領的創新驅動發展戰略行動計劃,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促進智能產業、智能制造和智慧城市加速發展,增強制造業創新能力,加快構建現代產業體系。因此,“推動重慶智能制造促進高質量發展”成為今年市政協主席會協商議題。

3月中旬,圍繞創新引領智能制造發展,重慶市政協副主席周克勤率經濟委部分委員、市級有關部門及有關區縣政協負責人赴上海市、江蘇省學習考察,結合重慶實際提出意見建議:加快《重慶市發展智能制造實施方案(2019—2022年)》實施進度,完善工作機制與政策體系,高度重視以工業互聯網平臺為核心的智能制造生態系統的培育,加強高質量的智能制造技術供給體系建設,加強智能制造人才培育和科技金融支撐,加強試點示范與典型模式推廣應用,營造推進智能制造發展的良好氛圍。

緊接著,另一場聚焦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調研也拉開了帷幕。3月26日,周克勤率隊來到銅梁、潼南兩區,開展“康養制造業發展情況”調研。

“產業應該有兩個核心問題,一個是產業鏈,另一個是市場”,“企業就是要把產品‘吃干榨盡’、不斷提高附加值”……調研組一路探尋著康養制造發展的經驗和路徑。

結合重慶康養產業發展重點,市政協經濟委又攜手北碚區政協,組織開展了“重慶市康養制造之生物醫藥產業發展現狀及建議”子課題調研。目前,一條條加快推進康養生物醫藥產業改革創新發展的對策建議已呼之欲出。

委員履職在路上,接力建言不停息……據市政協經濟委辦公室相關負責人透露,關于助力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系列調研還在持續深入進行中。

人民政協網6月16日電 (記者 江迪)6月14日下午,江蘇省工信廳制造強省推進處有關負責人一行登門來到九三學社江蘇省委會,就《關于促進江蘇產業集群發展的建議》辦理前期工作情況溝通協商。九三學社江蘇省委會在今年初的江蘇省政協十二屆二次會議上提交了這份提案,得到江蘇省長吳政隆的關注,吳政隆將領辦督辦這份提案。

江蘇工業經濟基礎雄厚,制造業規模連續8年保持全國第一。九三學社江蘇省委會認為:在全力推進經濟高質量發展進程中,江蘇要繼續保持先進制造業的集群優勢,還面臨著產業集群自身發展階段,產業集群效應認知,創新資源集聚等亟待解決的問題。

九三學社江蘇省委會建議:積極對接融入“一帶一路”、長江經濟帶、長三角一體化等國家區域協調發展戰略,以構建全區域產業鏈為目標,廣泛嵌入區域分工協作鏈,構建符合產業規律、更具緊密度的協同發展體系。瞄準產業集群重點領域、關鍵環節的核心技術,通過自主創新、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集成創新,集中力量攻克重點優勢產業技術瓶頸和關鍵技術難題,從而提升產業集群總體的創新能力。構建新型產業創新體系。注重集群內部各種服務體系的完善,提供促進新型產業創新的全程化、一站式、全方位的服務體系。

江蘇省工信廳表示,提案對江蘇培育先進制造業集群具有很好的指導作用,將在今后工作中會同各地各部門加以吸收采納。

江蘇是制造業大省,制造業高質量發展是江蘇省政協委員高度關注的話題。今年初的江蘇省政協全會期間,以“制造業”為關鍵詞的提案近百篇。

作為戰略新興產業的代表之一,我國機器人產業發展呈現出強勁態勢,已連續三年成為全球第一大工業機器人市場。無錫市工商聯副主席段濤委員注意到,工業機器人產業生態布局有待完善。段濤建議,加快完善產業支撐體系。政府牽頭,企業配合實現一站式智能制造共享創新中心,圍繞智能制造設備及應用場景示范展示、智能制造整體解決方案、優質品牌集合推廣,組織金融行業資源,根據制造業特點,向智能制造設備的縱深處開展硬件的融資租賃服務。

江蘇國澤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康慧委員了解到,江蘇企業互聯網與工業融合創新發展整體水平還不夠高。康慧建議,制定工業互聯網平臺評價方法,在地方普遍發展工業互聯網平臺的基礎上,分期分批遴選跨行業跨領域平臺,加強跟蹤評價和動態調整。組織開展工業互聯網試點示范、應用現場會,推動平臺在重點行業和區域落地,支持跨行業跨領域平臺拓展國際市場。制定發布工業互聯網平臺數據遷移行業準則,實現不同平臺間工業數據的自由傳輸遷移。

2018年,江蘇省委十三屆四次全會提出,集聚創新資源,布局創新力量,著力建設自主可控的先進制造業體系。江蘇省政協十二屆二次會議期間,專門以“堅持創新發展,建設自主可控的先進制造業體系”為主題組織聯組會議。18位委員積極建言。

民建江蘇省委會副主委,南京師范大學商學院院長潘鎮委員認為,物聯網和智能制造是實現新興產業培育發展與傳統產業改造升級有機結合的最佳突破口。潘鎮建議,發揮江蘇制造業基礎扎實和集聚的優勢,鼓勵自主創新能力強的龍頭企業,在關鍵技術和重點領域實現突破;打造一批物聯網集成創新與智能制造融合應用示范工程。對傳統制造業,依托大數據、物聯網等新一代信息技術,加快自動化智能化技術改造,促進企業制造裝備升級和互聯網化的提升。

紅豆集團黨委書記周海江委員認為,從企業層面來看,要實現“自主可控”這個目標,可從四方面著手:以自主創新來實現核心技術和核心競爭力的自主可控;以自主品牌來實現產業鏈分工和市場的自主可控;以自主資本來實現產業整合力和防風險的自主可控;以“一帶一路”來實現國際化發展的自主可控。

江蘇省委軍民融合發展辦公室主任魏然委員建議,加強創新載體平臺建設。面向產業創新、市場需求、競爭前沿,著力培育一批科技協同創新中心、技術中心、軍民融合創新平臺,以高質量平臺筑牢技術競爭優勢,系統提升自主創新能力,形成技術集聚轉移擴散的策源地。加快創新示范基地建設。充分發揮蘇南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的引領作用,以整體聯動、統籌發展,帶動區域經濟實力不斷提升。

江蘇省副省長馬秋林認真聽取了委員的意見建議,并表示肯定。會后,經信、科技等多部門認真研究了委員們的意見建議,多項建議得到采納落實。

人民政協網6月17日電(記者 林儀 揭春雁)“廣東制造業目前正處在從傳統制造向智能化轉型的關鍵時期。”廣東省省長馬興瑞在2018中國制造業創新大會上提出,抓住關鍵時期,快速補足短板,以占領中高端制造的制高點。

自2017年廣東省政府工作報告首次提出“堅持制造業立省”,如何推動廣東制造向廣東智造、廣東質造轉變成為省委省政府工作的重點,也是省政協關注的重要內容。

省政協先后開展了關于促進民營經濟發展的調研、關于培育壯大數字經濟的調研、關于提高基礎和應用基礎研究水平的調研,從不同角度為推動制造業發展建言獻策,不少建議也被納入省政府工作中落實。

實業發展,質量先行。今年3月22日,剛結束全國兩會行程的廣東省政協主席王榮率領調研組到廣州市黃埔區,就“全面提升我省產品和服務質量,加快推進質量強省建設”開展專題調研。隨后的3至5月間,省政協聯合廣東省社會科學院成立了調研組,對廣東產品質量發展現狀、全球競爭發展趨勢、存在問題進行了較為深入的調研分析。

經過40年的快速發展,廣東制造業實現了由小到大的歷史性轉變,制造業質量競爭力逐漸增強。然而, 調研組認為,與發達國家和先進地區相比,在低成本、快速趕超的工業化戰略驅動下發展起來的廣東制造業,產品質量水平總體不高,低端產品過剩和中高端產品不足并存。調研組建議,樹立“大市場、大質量、大監管”理念,厘清政府和市場邊界,發揮政府產品質量安全“保底線”作用,激發企業主體和行業協會在質量競爭中“爭高線”的活力,調動社會力量在質量監督中“廣覆蓋”的積極性,形成現代化質量治理新格局。

“悶聲發財”是廣東企業不謀而合的共同點,但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容易“拖后腿”。今年廣東省兩會上,史杰君、趙莉瑜、戴卿林等15名省政協委員聯名提出了《關于加強對廣東省制造業細分行業隱形冠軍的支持建議》。委員們認為,廣東省作為傳統的制造業強省,擁有不少的制造業細分行業隱形冠軍。委員們建議,組織相關部門,發掘一批具有重大潛力的“隱形冠軍”,支持企業發展,從而帶動產業集群和產業鏈。

發展制造業,需要發揮抱團合作的優勢。省政協委員林至穎建議,利用裝備制造、互聯網應用的基礎,著力強化“互聯網+”與制造業的深度融合,搶先發展新一代智能互聯物聯生產制造系統的新技術、新模式、新業態,加快工業互聯網建設,利用互聯網技術,幫助傳統制造業優化生產環節和供應鏈,提高生產效率,推動傳統制造向“現代智造”轉型。

“雖然智能技術快速發展,但智能機器或機器人仍是一種自動化或智能化設備,智能制造仍需要人來統籌組織,特別是需要掌握高新技術的高端人才。”林至穎說。

省政協去年出爐的《關于“進一步強化企業技術創新主體地位著力提升粵港澳大灣區先進制造業國際競爭力”的調研報告》也指出,目前,廣東省高技能人才儲量與制造業高質量發展尚不匹配,高技能人才的技能評價方式較為僵化,培養機制也有待完善。游忠惠、郭開農等委員建議,開展制造業技能人才定向培養,明確技能人才晉升通道,并建立制造業技術工人隊伍建設發展專項資金。

6月5日,廣東省人民政府發布減稅降費“成績單”,此舉讓廣東制造業受益匪淺。

據悉,6月20日將召開“粵商·省長面對面協商座談會”,將有更多來自一線的企業就此問題展開討論。

廣東將以“二次創業”的智慧和勇氣,為推動制造業發展注入更強動力。

人民政協網6月17日電(記者 王惠兵)福建是我國民營經濟最發達的省份之一。 2018年底,福建省發布《關于加快民營企業發展的若干意見》,全面支持福建民營經濟轉型升級。而制造業是民營經濟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

當前,福建制造業正處于從傳統工業向現代化轉型的關鍵階段。如何引領“福建之勢”,推動制造業發展水平再上新臺階?今年,福建省政協將“促進民營制造業高質量發展”列為專題議政性協商課題。省政協調研組已深入福州、廈門、龍巖、泉州、莆田等地,對全省民營制造業發展現狀和問題開展扎實調研。

在市場競爭加劇、傳統產能過剩、資源與環境約束強化、要素成本剛性上漲的情況下,福建省民營制造業要實現向高質量發展的轉變,仍存在不少“難點”與“堵點”。

省政協委員、省商務廳廳長吳南翔認為,中小企業是推動福建經濟實現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基礎,建議全力服務企業與基層,推動政銀企加強合作,強化金融支持,大力發展農村電商,積極支持臺資企業轉型升級。

“緊扣產業發展,提升企業自主創新能力是關鍵。”省政協委員凃雅雅建議,提升企業家轉型升級、創新發展思維,共建研發創新聯盟,實施技術創新項目,推動新興產業倍增,全面激發民營經濟活力。

“加快推進職業教育與制造業融合發展,更好地支撐福建邁向制造業強省。”省政協委員、福建省中華職教社副主任王清海建議,加強制造業一線人才培養,把制造業相關專業作為職業教育招生的重點,推動校企二元培養,并調動企業參與職業教育的積極性。

近年來,泉州市在省內率先啟動實施國家“數控一代”示范工程,通過出臺政策、搭建平臺、將“制造”變為“智造”,推動傳統產業智能化轉型升級,成為中國制造的地方樣板和實踐范例。

“目前,泉州通過智能制造推進產業轉型升級的企業已經上升到2000多家,涌現出恒安、九牧、海天、柒牌等國家級智能制造示范企業和一批國家級智能制造項目,各項指標居全省前列。”省政協委員、泉州市政協主席李轉生表示,下一步,將積極助力泉州制造業高質量發展。

福建省工商業聯合會課題組則展開民營經濟高質量發展大調研,與省市有關政府部門、企業負責人召開10場座談會,深度訪談121家民營企業,發放并回收100份調查問卷,形成的調研報告提出集成創新服務體系、構建親清政商關系、激發和保護企業家精神等建議。

2018年,福建省數字經濟規模達到1.42萬億元,比上年增長22.4%,增速居全國第2位,這為高質量發展落實趕超增添了強勁的“數字動力”。

省政協主席崔玉英表示,福建作為“數字中國”的思想源頭和實踐起點,要加快推進智能制造產業高端人才培養和引進戰略,加快構建高技術企業加速成長機制,開展“兩化融合”試點示范,進一步助推 “數字中國”建設之路。

人民政協網6月17日電 (記者 高新國)鼓勵和促使企業與高等科研院所共建技術創新載體,建設校企雙向培育機制,提高產學研合作項目落地率與成功率;加大政策傾斜,加強基礎研究,積極引入民間戰略性資本投資或者進行戰略性研發與保護;從制造業供應鏈優化提升著手,打造行業級、企業級的“互聯網+產業鏈/供應鏈”服務平臺;以數字技術解決質量管理難題,通過云計算等先進信息技術手段,構建從生產端到消費端的企業質量信用體系。

今年一季度,河北制造業生產增速明顯加快,增加值增長9.1%,其中裝備制造業增加值同比增長16.0%,創近五年同期最高,拉動全省工業增長3.0個百分點,對全省工業增長的貢獻率為33.8%,拉動力和貢獻率均居七大主要行業之首。

這組來自河北省統計局的“開門紅”數據,折射出全省制造業已逐步走上高質量發展軌道。其中,離不開政府部門規范引導。年初,在確定2019年工業發展任務目標時,河北明確重點實施綠色制造、企業減負、民營企業“百千萬”提升等十項工程,打出組合拳,促進全省制造業加快技術改造、科技創新、智能應用步伐。

除政府重視制造業高質量發展外,來自政協的力量成為重要推力。

開展“萬企轉型”行動,是河北推動工業企業向創新驅動、綠色發展、現代管理轉變的重要舉措,今年計劃滾動推進1000項技改項目,力爭2020年前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全部完成新一輪技術改造。對此,省政協委員鄭丹建議,應鼓勵和促使企業與高等科研院所共建技術創新載體,提高企業自主創新能力,同時改進政府引導創新投入的方法,增加企業科研專項資金扶持,并進一步完善支持人才創業創新的激勵機制,建設校企雙向培育機制,提高產學研合作項目落地率與成功率,為產業轉型升級提供技術支持。

在進行技術改造提升“存量變革”的同時,河北省鼓勵企業科技創新引領“轉型崛起”,依靠自主創新,一批企業、科研院校為國家的重點工程建設和行業技術進步,自主研發了一批重大技術裝備。材料科學領域的“彈藥”供給,是制約裝備制造業質量全面提升的關鍵因素。九三學社河北省委會建議,加大材料科學領域的科研和扶持力度,對于市場需求尖端、科研周期長、核心技術強的“材料、設備”,尤其是處于裝備制造業產業鏈上游的關鍵設備、材料和核心技術,應該加大政策傾斜,加強基礎研究,積極引入民間戰略性資本投資或者進行戰略性研發與保護,以保持材料領域科技領先與發展后勁。

河北把智能制造作為推動工業轉型升級的重要抓手,探索推進智能制造新模式、新業態,大力實施智能制造試點示范,持續推動制造業與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深度融合,全面提升制造業智能化水平。省政協委員趙冬蓮建議,從制造業供應鏈優化提升著手,聚焦河北優勢、特色產業,打造行業級、企業級的“互聯網+產業鏈/供應鏈”服務平臺,以實現降本增效助力制造業實現高質量發展。對于利用互聯網服務制造業高質量發展,陳瑛委員建議,以數字技術解決質量管理難題,通過云計算、大數據、區塊鏈等先進的信息技術手段,構建從生產端到消費端的企業質量信用體系,對參與質量提升的企業提供產品數據分析服務,保證產品質量提升建設的價值回饋。

當前,河北正處在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攻堅期,急需進一步創新思維、強化引導、優化環境,幫助企業盡快邁過轉型升級這道坎,推動產業向高端化、智能化、綠色化邁進,實現高質量發展,在轉型升級、爬坡過坎的關鍵時期,政協力量始終是一股重要推力。

原標題:張國寶:中國的芯片產業為什么不盡人意?

張國寶 國家發改委原副主任、國家能源局原局長

中國每年進口3000億美元芯片,是第一大宗進口物資。從美國制裁中興到圍剿華為,已經使國民認識到了芯片的重要性,同時也引起廣泛質疑,為什么中國芯片產業不僅落后于美國,也落在了韓國和臺灣地區后面?

多數批評都指向我們的科研體制機制。

開始時集成電路產業在高度計劃經濟體系下完全由政府主導,缺少民間資本參與,缺少吸引人才的分配制度和用人政策,沒有高強度的資金投入。媒體對集成電路產業的各種分析文章,我認為最近一篇《中國芯酸往事》是最知情、最附合實際的文章。從我自己的經歷和感悟,我完全同意文章的看法。我上世紀80年代在國家計委機械電子局機械處工作過,集成電路歸電子處管,因為在同一個局,我也了解一些。后來分管我們的國家計委副主任趙東宛調任國務院電子振興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他去日本等國訪問考查東芝、nec、夏普等電子企業都是我做的翻譯。1991年我調國家計委投資司分管工業領域投資,正是在這段時間參與了無錫華晶(908工程)、上海華虹(909工程)的投資工作。當時這兩個工程是電子工業部的一號工程,也是財政預算內資金迄今為止對電子工業的最大政府投資。所以我對集成電路產業在這一階段的發展情況有所了解。

我認為影響集成電路發展的主要有四大因素:人才、資金、體制和產業鏈配套能力。

我把人才放在了第一位,而沒有把體制放在第一位。當然這四者是有互相關聯和影響的,例如,人才就和用人機制、分配機制有關。但是在集成電路發展中有一個領軍人物太重要了,而我國的集成電路產業始終沒有產生一個像臺積電張忠謀、韓國三星梁孟松這樣的領軍人物。908工程和909工程都是在政府主導下搞的,當時的投入和我們國家的財力相比也算是重視了,但和臺積電、三星比,我們的投入就太少了。

那時我們不懂得利用資本市場籌措資金,政府投入是集成電路投資的主渠道,而政府財力有限,投入強度不夠。在產業鏈配套能力方面我們比韓國和臺灣地區碰到更多的掣肘,這包括從上游的單晶硅片制造到下游的封裝。更重要的是生產集成電路的裝備,光刻機、刻蝕機國家其實早作了安排,在三線建設時,特意在甘肅臨夏建設了一個專門生產光刻機的工廠。我在分管這項工作后利用陜西蔡家坡709廠原有的技術基礎生產一部分集成電路裝備。該廠是抗日戰爭時期國民黨就留下來的老廠,但技術檔次和當時國際上應達到的水平相比差得太遠,而引進又受到諸多封鎖或限制,能拿到的都是低兩、三代的技術裝備。而韓國和臺灣地區沒有像大陸這樣受到限制。

在后封裝方面,在開展908、909工程時,也在上海和天津地區建設了后封裝廠,開始還不錯,后來又和國際先進水平拉開了距離。由于缺少領軍人物和原創技術,908工程和909工程雖然對提升我國集成電路產業有了一些作用,但還是跟在別人屁股后面模仿,待到建成之日已經是落后了。

我們費了很大的勁搞到了64k,但人家按摩爾定律已經搞到了256k了。德國工業技術很先進,但在集成電路產業和我們有同樣的毛病——缺乏領軍人才,他們當時也派人到日本東芝去學習,然而德國的集成電路產業始終未成氣候。正如《中國芯酸往事》一文所說,到了2000年以后,這一狀況有了轉機,一些海歸人物回國創業,設立了民間資本的集成電路產業,雖然規模不大,但有了起色。

大多數優秀的中國芯片公司,都成立于2000年之后的幾年,包括成立于2004年、現屬于華為的海思,而且幾乎都是民營企業。經過十幾年的坎坷,現在都成了中國芯片業的骨干。其中最關鍵的是從臺灣地區回來的張汝京。

張汝京有著在美國和臺灣地區建設一系列集成電路工廠的豐富經驗,所以輕車熟路,很快在上海,后來又在北京建設了12英寸的芯片生產企業。這些廠的水平都遠高于我們自己建設的908工程和909工程,如果讓我們自己建,也許多一倍的時間也建不成。很快中芯國際已躍居全球第四大的芯片代工企業。這些廠就是現在中芯國際的前身,中芯國際現在仍是大陸規模最大、水平最高的集成電路生產企業。這就是領軍人物的重要性。當時張汝京完全有可能成為中國集成電路產業的領軍人物。不敢說他可以與臺灣地區的張忠謀比肩,但至少也不大遜于張忠謀。

我多次見過張汝京,其中有幾次是在上海的工廠建設工地。張汝京是一個非常投入、非常勤奮、非常專業的人。我見他的時候正是午飯時間,他就在工地的簡易辦公室里吃一個飯盒。但是遺憾的是,陳水扁上臺以后,對他拼命打壓,取消了他的臺籍,還罰款15.5萬美元。臺積電告他技術侵權,在美國加州法院起訴——因為張汝京在臺灣地區創辦的世大半導體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其他股東賣給了臺積電,而張汝京帶到大陸來的團隊大都是世大的技術骨干。結果張汝京敗訴,被罰巨額罰款。過了不久又被第二次起訴說他違反和解協議,在0.13微米芯片上侵權,這次中芯國際在北京高院反訴臺積電,律師也信心滿滿,但卻被北京高院駁回不受理,沒有進入審理程序。相關部門作壁上觀,沒有人了解和調解,完全把張汝京當成了一個局外人。現在想來有點不可思議。最后張汝京再次敗訴,被罰巨額罰款,含淚辭職,以后不知去向,現在應該已經是70多歲的人了[編者注:張汝京現為芯恩(青島)集成電路有限公司董事長,不久前打造了國內首個協同式集成電路制造(cidm)項目]。

那時我們對領軍人物的重要性沒有充分的認識。失去了張汝京這樣一位領軍人物,錯失良機。而韓國三星,不僅在巨額虧損的情況下逆向加大投入,還引進了一位華人梁孟松作為領軍人物(其夫人是韓國人),對三星在集成電路上的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

《中國芯酸往事》一文中還說道,在908、909工程之后,中國的主管部門對集成電路的產業發展似乎放松了。除了搞了發展軟件和集成電路產業的政策文件18號文件,再沒有大的投入。可能對此會有人有不同看法,但是我的感受也是如此,我覺得后來信息產業部對集成電路發展的重視是不夠的,當然國家計委等部門也有責任。

對集成電路產業的發展有許多可總結和反思的地方。

我歸納起來最重要的是人才、資金、體制和產業鏈配套能力。現在國家痛定思痛,決心要把集成電路產業搞上去,同樣要面對以上4個問題,最為突出的還是人才和產業鏈的配套能力問題。當然我們也有成功的地方,在軍用芯片方面,無論設計和制造,我們基本無求于人。這和當時正確的布局很有關系。在集成電路設計領域,在18號文件頒布后也有了長足的發展,華為海思和清華紫光展銳在集成電路設計方面,和國外先進水平的差距已經大大縮小,甚至已經接近。

以上只是我個人的一些看法,不妥之處也請知情人指正。

“口服這粒膠囊大小的磁控膠囊胃鏡,受檢者在無創、無痛、無麻醉情況下,僅需15分鐘就可完成360°無死角的全胃檢查。”

6月13日,在杭州開幕的全國雙創周活動會上,來自安翰科技董事長吉朋松的分享,讓圓桌論壇的不少與會者瞪大了眼睛,他們生怕錯過每一個細節。

聽分享的人,有科技公司負責人,有投資機構,也有政府官員。他們大都并不熟悉磁控膠囊胃鏡系統,但這不妨礙他們聽得津津有味。實在是“360°無死角”、“膠囊大小”、“無創、無痛”這些時尚又飽含高科技的詞兒,自帶了吸引力。

這枚“小膠囊”可不是只有聽起來很“酷”。作為“醫工結合”創新創造的醫療器械產品,它長約27毫米,直徑約12毫米,體重不足5克,看起來似乎不怎么起眼,但卻讓我國在消化內鏡領域實現了“變道超車”。你說“酷”不“酷”?

中國膠囊胃鏡一小步,自主創新一大步

一款產品支撐一個領域的“變道超車”,聽起來似乎言過其實。但稍微了解了磁控膠囊胃鏡系統所帶來的變革,就不會再心存疑惑——

在傳統電子內鏡領域,我國臨床應用的消化內鏡,長期被奧林巴斯、富士等世界頂尖的日本品牌所占領,且市場份額超過了95%。這也意味著,我們國產的消化內鏡完全不能自給自足,更不要說走向世界了!

但在磁控膠囊內鏡領域,以安翰磁控膠囊胃鏡系統為代表的我國產品,不僅在中國迅速推廣,還出口到英國、法國、匈牙利等發達國家。

來自學術界評價,更具說明力——

有關安翰磁控膠囊胃鏡系統目前已發表的sci論文有16篇,且有兩篇分別榮登美國胃腸病協會臨床官方期刊《cgh》、美國消化內鏡學會官方期刊《gie》封面,日本消化內鏡學會也對來自中國的研究成果重點推介。

△ 李兆申院士(左二)在指導年輕醫生做內鏡檢查

“中國原創的磁控膠囊胃鏡系統,是一個里程碑式的跨越,開啟了膠囊內鏡的新時代。”意大利知名消化專家克里斯蒂亞諾·斯帕達(cristiano spada)教授這樣評價。

消化領域目前唯一的諾貝爾獎得主巴利·馬歇爾(barrymarshall)教授,也專門在中國參觀了磁控膠囊胃鏡系統……

“實至名歸。”

△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工程院院士李兆申

細數來自市場和學界同行的肯定,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工程院院士李兆申自信且認真地抿嘴一笑。

磁控膠囊胃鏡系統的誕生,除了安翰科學家的奇思妙想和嘔心瀝血,也離不開嚴謹的臨床循證醫學研究。正是李兆申帶領醫學團隊,通過技術指導和臨床應用評價不斷完善這一發明,才推動磁控膠囊胃鏡最終走進了百姓生活。

但李兆申的自信,來得并不容易。

現年63歲的他,個子高高大大的,頭發有些花白。或許是內科醫生的緣故,他走起路來不像外科醫生那樣健步如飛,說話的語速也常常是不緊不慢。但只要跟他交流,就能發現,他總是一臉“萌萌的”認真表情,眼神里,則寫滿堅毅。

這堅毅可能并非與生俱來。要知道37年前,李兆申接受組織安排成為消化科醫生時,內心可是“一百個不情愿”。

為啥不情愿?原來,成為“手到病除或者刀到病除”的外科醫生,才是李兆申心之所向。當時他認為,外科醫生不管是聽起來還是看起來“都那么神氣”。

“做不成外科醫生,那就在內科領域做出突破,讓內科技術也能實現外科手術的效果。”李兆申在心底跟自己暗自較勁。

這“較勁”可不是賭氣,而是擺正心態后重樹夢想的過程。

一筆不得不算的經濟賬,一條醫工結合的創新路

李兆申的夢想,還夾帶著幾分沉重。

“我國是消化道疾病大國,擁有全球消化道腫瘤40%的發病率和死亡率,已確診的消化道腫瘤患者有超過60%存活不到5年……”這些數據已經熟悉到脫口而出,但李兆申每次講起來,還是會不由自主地皺起眉頭。做醫生的人,即便每天都在看病,還是有太多人的病讓他感到焦慮和惋惜。

焦慮的是,作為消化道疾病患者最多的國家,此類疾病最常用的診斷工具——消化內鏡,我國九成以上依賴進口。

“如果有一天,國外不愿意賣給我們這些醫療設備了怎么辦?就算是現在,我們還可以順利進口這些設備,也不得不每年付出高昂的成本。這些花費,最終都會轉嫁到老百姓身上,從而變相抬高我國百姓的就醫負擔。”從上個世紀九十年代開始,李兆申就開始為我國設備進口的事兒發愁。那時候,他的患者就來自全國各地,他經常看到舟車勞頓的患者,小心翼翼地從衣服最里面的口袋里,掏出那些帶著體溫的“家底兒錢”,就是為了預約一個內鏡檢查,而這內鏡我國還生產不出替代品。

惋惜的是,他遇到很多年輕的胃癌患者,腫瘤已經進展到晚期。這時候的診治,花費高且療效不理想。

“為什么不早一點兒檢查啊?來得有點太晚了。消化道腫瘤是為數不多可防可治的腫瘤,如果在早期或者癌前病變時被發現,治療花費低且生命基本不受影響。”李兆申常常半是責怪半是惋惜地告知患者。

患者們大都是一臉懵懂且酸楚的無奈,“做內鏡檢查太痛苦了,要插管,要麻醉,死都不想做”。可當這些患者得知自己有70%的可能活不過5年時,眼睛里又多是帶著恐懼的對生的渴望。

“內心五味雜陳。”

身為醫生,李兆申見得最多的是病人的苦。他最見不得的,也是病人的苦。因此,他想要和國內的消化科醫生一起,提升國人消化道腫瘤的早診早治率。

顯然,一個國家的疾病譜,不是一個醫生能夠解決的事兒。但是“有性格”的李兆申認為,一個醫生要解決的也不只有看病的事兒,還要會算衛生經濟學的大賬。

會算賬不能直接產生經濟效益。但通過“算大賬”,李兆申越來越明白,要提升中國消化道腫瘤的防治水平,要破解中國消化領域高端醫療器械設備受制于人的局面,只能走“醫工結合”聯合創新的道路。

強調“醫工結合”,是因為醫療器械不同于一般的機械產品。擁有豐富經驗的醫生,會根據臨床需要提出一些大膽的創新想法,但醫生不具備光學、電學、機械學等多學科的基礎,他們的靈感不能直接轉化為產品。而能夠把醫生靈感轉化為現實的工科科學家們,又需要在產品研發定型之后由醫生指導并完成嚴謹的臨床循證研究,以證實產品到底能不能適用于臨床,能不能滿足患者需求。這就是“醫研企”的深度協作。

要選對協作的方向顯然也不容易。

“比如,中國要在傳統的電子內鏡領域突破日本的產品格局,要么希望渺茫,要么就得不計代價付出成本。這并不是因為中國的科學家或醫生太笨,而是因為兩國的產業基礎相差太大——從事業發展年限來說,日本的內鏡事業比中國早了七八十年;從產業規模來說,全球范圍內超過90%的內鏡市場份額,都被日本產品所壟斷。”說到這個問題,李兆申臉上的表情又嚴肅起來,他反對創新創造的盲目自信。

在李兆申看來,如果一定要把中國的電子內鏡和日本產品做個對比,那就好比“小黃車”和“奔馳”“寶馬”的對決。

“中國沒有‘奔馳’‘寶馬’,就造不出高質量的交通工具嗎?肯定也不是,中國的高鐵就聞名世界。同樣的道理,中國在磁控膠囊胃鏡領域,就已經領跑全球。”沉默了一小會兒,李兆申一字一頓:“不是不可能,而是要另辟蹊徑搞創新!”

立足百姓、國家之需求,吹響協同創新集結號

△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工程院院士李兆申

“另辟蹊徑”的安翰磁控膠囊胃鏡,實現了中國內鏡技術的“變道超車”夢,也讓李兆申對國產醫療器械創新創造充滿了更多期待。

“實際上,只要我們認真組織,真正瞄準百姓和國家需求,并加強多學科的協同創新,中國也完全可以生產出國際領先的醫療器械設備。這就是磁控膠囊胃鏡系統成功研發給我的啟示。”很多人不知道,李兆申這期待和信心背后有多少心酸。

至今,回憶起幾年之前在一次以創新為主題的內部座談會上,企業方就創新創造問題所表達的一些“真心話”,李兆申心里依然很不是滋味兒。

那時,他是中華醫學會消化內鏡學分會主任委員。那次座談會,原本是政府部門主辦、以“推動我國內鏡器械高質量發展”為主題的座談會。可座談會上,國內僅有的幾家從事內鏡器械生產的企業,就有不止一家明確表示,不愿加大產品研發投入。因為依靠既有產品,企業每年能穩定獲得一兩千萬元的利潤,而加大研發投入之后,企業利潤就會在短期內明顯降低。

作為學術帶頭人,產業企業這種“小富即安”的思維,讓李兆申有一種“恨鐵不成鋼”的無奈。“但也不能過分苛責企業,創新存在收不回投入的風險,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實,磁控膠囊胃鏡也不例外。”

2000年,磁控膠囊內鏡的概念被最早提出。之后全球有三支團隊對磁控膠囊胃鏡進行產品研發,他們分別來自given影像公司、奧林巴斯和西門子公司聯合研究團隊以及我國的安翰公司。與另外兩支全球聞名的團隊相比,中國的安翰實在是“名不見經傳”。但最終,只有中國的產品突破了精準磁控技術拿到了醫療器械審批證書,另外兩類磁控膠囊胃鏡因磁場操控精準度欠佳,導致膠囊內鏡對胃部觀察不完全,均未獲批在臨床推廣。

不破繭,怎成蝶?

現在,磁控膠囊胃鏡主要應用于胃部疾病的檢查,并已成為人們無痛苦、舒適化胃鏡檢查的首選。“而伴隨著越來越深入的合作研發,我們的產品功能會越來越強大,也會在更大范圍和程度上替代進口產品。”夢想一個個得到實現,李兆申早已不再糾結最初的那個外科醫生夢。讓他意外的是,現在,他還擁有了一個新稱呼——“內科中的外科醫生”,原因是他通過創新內鏡診療技術和方法,治療了不少過去需要大刀闊斧開腹治療的疾病。

“還是那句話,中國的科學家不笨,中國不是沒有市場,中國的研發也不是沒有經驗,但中國的‘產學研’合作機構還需要更有戰略性的創新規劃,以及平臺。”證實了可以“變道超車”,李兆申并不滿足于現有的成就,他希望有更多的項目和產品可以“變道超車”。

“希望政府能從國家層面來組織一些重大項目的研發,并重點支持一些百姓需求急切、創新成果可預期的在研項目。畢竟,企業和研究機構需要先考慮自身的生存,而戰略規劃,應在更高層面上做出。”李兆申說他很欣賞任正非,是任正非的遠見和卓識,帶領華為走出了一條悲壯又豪邁的路,而現在中國的內鏡產業,也在走與之前華為相似的路。

在這條相似的前進路上,李兆申有很多期待。

人民政協網北京6月15日電“近五年來,中國的制造業增加值逐年增長,但是制造業占gdp的比重卻在逐年下降。我們的制造業轉型升級還面臨著諸多困難和挑戰,特別是制造業融資難、融資貴等問題亟待解決!”6月15日,全國政協委員、中國證監會原主席肖鋼的一席話拉開了委員專家企業代表“熱聊”制造業的大幕。

近年來制造業轉型升級備受關注,也是全國政協關注的焦點問題。上半年全國政協調研組先后赴東北和廣西進行“優化金融生態暢通制造業融資渠道”的調研。制造業的高質量發展關系到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經濟高質量發展。為此,十三屆全國政協常委會第七次會議將于6月17—19日聚焦“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這次會議將再度掀起關注制造業的“熱潮”。就在此次會議前兩天,人民政協報社先熱起來了。

圖為座談會現場。人民政協報·人民政協網記者 齊波攝

圖為座談會現場。人民政協報·人民政協網記者 齊波攝

由人民政協報社主辦、人民政協網承辦、北京新能源汽車技術創新中心有限公司協辦的,“有事漫商量”小型雙周協商座談會第二期“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暢通制造業創新及融資渠道”座談會15日在人民政協報社舉行。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證監會原副主席屠光紹,全國政協委員、原中國保監會副主席周延禮等發表了主旨演講,人民政協報社黨組書記、社長王相偉代表主辦方致辭,人民政協報社黨組副書記、副總編輯張寶川主持本次座談會。與會嘉賓就“如何推動直接融資,讓制造業創新企業通過多層次資本市場獲得‘活水’”、“如何多措并舉,推動傳統優勢制造業創新通過資金引導實現新發展”等多個議題展開討論。

王相偉社長在致辭時表示,作為實體經濟的主體,制造業是立國之本、興國之器、強國之基。它既是技術創新的主戰場,也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領域。中國經濟要實現高質量發展,必須有高質量的制造業作為支撐。

圖為全國政協委員、中國證監會原主席肖鋼講話。人民政協報·人民政協網記者 齊波攝

面對我國現有制造業“家底”現狀,肖鋼談及“如何暢通制造業投融資渠道”時建議,應進一步優化金融生態環境,加大制造業結構調整力度,加快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健全國家政策新融資擔保體系建設,優化政府產業投資引導基金運作機制,大力推進商業信用環境整治和建設;加快推進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促進投融資渠道多元化,鼓勵發展私募股權、創業投資基金,積極發展債市場,改革新三板和區域性股權市場,建立健全動產融資體系;大力推動混合所有制改革,引導企業提升素質,規范企業財務制度。

圖為全國政協委員、中國證監會原副主席、上海市原常務副市長屠光紹講話。人民政協報·人民政協網記者 齊波攝

“從生態的角度看待制造業,才能服務制造業整體可持續發展。”屠光紹建議,要想搭建生態系統,有三個途徑:一是以大企業為主導,發揮產業鏈金融的作用,建立起金融機構跟進以及政府政策配套體系;二是企業等市場主體、研究機構、中介機構、金融機構等形成聯盟,推進生態系統的建立;三是政府建立服務制造業融資的綜合服務平臺。

圖為全國政協委員、原中國保監會副主席周延禮。人民政協報·人民政協網記者 齊波攝

“研究制造業融資的痛點在于制造業面臨的經營困難、效益不高、創新能力差、轉型升級的問題。要想真正實現高質量發展,需要同時提高金融支持以及制造業的發展能力。”周延禮說。

圖為全國政協委員、恒銀金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江浩然講話。人民政協報·人民政協網記者 齊波攝

全國政協委員、恒銀金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江浩然從民營制造業的角度談了五點體會。他認為,要想暢通制造業創新及融資渠道,需要完善多層次的資本體系,有效解決融資渠道單一的問題;創新金融服務,放寬借新還舊政策;加強金融科技手段的應用;通過資金引導,推動制造業轉型升級;同時,制造業企業也要苦練“內功”。

圖為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員徐旭東講話。人民政協報·人民政協網記者 齊波攝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員徐旭東則認為,還需要克服高校院所和科研企業都不愿意沾的中間地帶——技術轉化的“達爾文死海”,形成自動化的創新鏈條。對此,徐旭東建議,政府應更多地為有創新能力和活力的市場主體營造更好的發展環境;逐步推進中間階段技術研發業態;搭建中試平臺,建設創新中心;搞好科創板,拓展創新融資渠道。

圖為國家新能源汽車技術創新中心主任、總經理原誠寅講話。人民政協報·人民政協網記者 齊波攝

“突破‘達爾文死海’,以我們的實踐經驗為例,應從四個方面努力。”國家新能源汽車技術創新中心主任、總經理原誠寅提出,需解決資本短期逐利性和技術創新長期投入之間的矛盾;融資優惠政策向制造業技術創新結構傾斜;在技術和資本中搭建橋梁緩解信息不對稱問題;建立創新金融服務方式、載體、渠道。

圖為鯨算科技聯合創始人李昊講話。人民政協報·人民政協網記者 齊波攝

“如何使制造業暢飲‘金融活水’?大數據、人工智能等科技的應用是一個顯而易見的答案。”座談會上,鯨算科技聯合創始人李昊表示,通過大數據進行精準營銷、自動化審批、風險預警等金融科技輸出的同時,可以形成多快好省的企業優勢。并且通過機器人、芯片、社交電商平臺的運用,提升產業效能,推動制造大國向智造強國轉變。

圖為人民政協報社黨組書記、社長王相偉代表主辦方致辭。人民政協報·人民政協網記者 齊波攝

圖為人民政協報社黨組副書記、副總編輯張寶川主持座談會。人民政協報·人民政協網記者 齊波攝

座談會上,還專門設置了提問環節,與會代表們就制造企業所面臨的融資難案例,向專家學者進行提問。120余位專家、學者及業內代表出席了本次座談會。

圖為與會代表在會上進行提問。人民政協報·人民政協網記者 齊波攝

圖為與會代表在會上進行提問。人民政協報·人民政協網記者 齊波攝

據悉,“有事漫商量”小型雙周協商座談會,為人民政協報社發起并主辦的開放性議政溝通平臺,依托人民政協地位超然、智力密集、人才薈萃的優勢,持續關注重大經濟社會文化政策和熱點問題,推動廣泛凝聚共識。

新華社廣州6月11日電(記者吳濤)記者11日從南方電網廣東電網公司了解到,廣東電網10日負荷達到10937萬千瓦,比歷史最高負荷增長0.38%,創歷史新高。其中,高技術及裝備制造業對用電增長拉動明顯,最高同比增速達11%。

數據顯示,今年1至5月,廣東省全社會用電量2395.89億千瓦時。其中,高技術及裝備制造業對全省制造業用電增長拉動作用明顯:汽車同比增長11.22%,醫藥同比增長7.52%,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同比增長7.25%。

南方電網廣東電網公司表示,目前電力系統運行平穩,廣東電網已提前出臺迎峰度夏工作方案,落實度夏運行方式和風險管控策略措施,確保今夏電網安全穩定,電力供應有序。

此外,廣東能源結構也在持續向綠色低碳轉型,今年以來累計增購西部清潔能源223.6億千瓦時,消納西電電量超過724.1億千瓦時。1-5月省內水電、核電、風電和太陽能發電累計達526.2億千瓦時,清潔能源發電同比增長41.2%。占廣東省風電開發規模三分之一的陽江市將打造集創新、研發、檢測、實驗和運維等多個功能于一體的世界級風電產業基地。

目前陽江南鵬島海上風電接入系統現在已經全面開工建設,沙扒海上風電接入系統在做前期準備工作。南方電網廣東電網公司表示,電力部門將不斷優化服務,助力海上風電裝備制造企業順利生產。

資訊關鍵詞】:    【打印】【關閉】【返回頂部

  • 資訊
  • 政策
  • 市場
  • 技術
熱點資訊
  • 一周
  • 一月
  • 一年

資訊投稿

郵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0571-28331524

版權所有:中國機電網|中國機電傳媒研究中心

地址:杭州市濱江區西浦路1503號濱科大廈11樓(杭二中斜對面) 浙B2-20080178-6

聯系電話:0571-87774297 傳真:0571-28290892 Email:[email protected] 技術支持:杭州濱興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搜索香港六合彩公司